山东沂蒙精神研究中心主办
客户端
微信
微博
首页>学习园地>生死与共>正文

陡沟庄战斗出了位“孤胆英雄”,1人俘敌62

来源::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发布时间:2019-04-12

  1944年1月初,临沂兰陵大仲镇陡沟庄村,突然出现了一支部队。

  这支部队有士兵千余人,多是东北口音。有大胆的村民上前打听,得知是伪和平建国军第十军,领头的军官叫做荣子恒,是原先国民党五十七军第一一二师副师长。

荣臻(1889—1960)

  说起荣子恒,他并不出名,但要说起他的父亲荣臻,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荣臻不仅是张学良的首席智囊,更在“九一八事变”中起到了关键作用。在抗日的问题上,荣臻曾经主张过坚决抗击,但当西安事变使东北军瓦解后,荣臻却成了华北伪政权的重要人物。有这样的父亲,荣子恒投降日本人也就不意外了。

  一进村,这帮伪军一面修碉堡、加固圩墙;一面抢粮派款,砍伐树木,逮猪牵羊,当地民众苦不堪言。

  当然,荣子恒这次来陡沟庄村,并不只为了扰民,他真正的意图,是为了解东白山伪军之围,并趁机侵占鲁南山区东部根据地。

鲁南抗日根据地

  对日本人和荣子恒来说,这块根据地就是他们的噩梦。这几年来,鲁南八路军连克云峪、埠阳、九女山、西白山、长新桥等日伪据点后,采取长期围困的战术,对东白山据点实行迂回包围,堵塞了崮口与东白山据点的联系通道,使东白山伪军陷入寸步难行的困境。

  荣子恒率军驻扎陡沟庄的消息传到鲁南八路军五团驻地漫溪,团部当即召开紧急会议。大家认为,荣子恒的部队虽然人数多,但他叛变投敌,士兵都不想给日本人卖命,军队的士气并不算高,而且他孤军深入,且地形不熟,如果八路军能够利用自身的群众优势,乘其立足未稳,消灭这股作恶多端的伪军是有可能的。

  16日黎明,八路军五团4个大队分别从漫溪和银厂等地出发,急行军向陡沟庄进发,下午1时到达指定地点,将陡沟庄包围。

  陡沟庄位于山区腹地,沟壑纵横,地势险要,且圩墙坚固,易守难攻。

  战斗打响后,八路军主动出击,集中火力进攻,村内一片混乱,枪炮声、喊叫声连成一片。敌人凭借坚固的圩墙、碉堡固守还击。战斗持续一段时间,僵持不下。

  下午3时许,八路军突破泇河,战士们搭起人梯,敏捷地翻入圩墙。伪军发现八路军突入,集中火力阻击,有两名战士阵亡。随后,八路军继续猛攻碉堡。一位年轻战士在机枪的掩护下拿着手榴弹匍匐前进,当逼近碉堡时,猛地站立起来,迅速准确地将手榴弹投进碉堡。轰的一声,手榴弹响后,敌堡内伪军发生慌乱,机枪哑火,战士们乘机围攻,不一会儿,碉堡门口便挂起了白布。

  与此同时,五团另一部强攻西门,将圩墙炸开一个缺口,冲入村内。敌人边打边退,战士们将其逼进巷内,与敌人展开巷战。

  与此同时,为防止东白山伪军前来增援,边联县武工队在陡沟庄南部几个山头上对其进行了密切监视。附近村庄的干部群众自动组织起来,抬着担架,带着煎饼、茶水来到前线。姐妹团还把煮好的鸡蛋、炒花生、大红枣送到战士手中。

  在根据地人民的大力支援下,战士们面对人数众多的伪军,毫不畏惧,以一当十,奋勇杀敌。战至黄昏时,伪军不敢恋战,开始向西、南方向撤退逃跑。

  当他们跑到黄沙漫漫的放马岭时,埋伏在岭上隐蔽处的五团一部展开猛烈截杀,撤退的伪军被打得晕头转向,四散奔逃。八路军乘胜追击。

  年轻战士安保全在追击敌人时,登上岭头观察周围。突然,他发现一山沟中黑压压一片,藏匿着一群伪军。安保全灵机一动,迅速接近,大声喊道:“缴枪不杀,八路军优待俘虏!”惊魂未定的伪军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蒙了,以为真被八路军大部队包围,一个个失魂落魄,呆若木鸡。趁敌人还未反应过来,安保全敏捷地冲向前去,夺过敌军手中的一挺机枪,打出一梭子弹,吓得敌人纷纷扔下武器,举手投降。安保全独闯敌阵,一人俘敌62人,缴获轻机枪4挺、步枪56支。此后,安保全被誉为五团“孤胆英雄”。

李元现20多年来默默守护着陡沟庄战斗烈士陵园

  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战,战斗胜利结束。此次战斗,共毙伤300余人,俘敌156人,缴获轻机枪17挺、步枪近千支。只可惜,荣子恒混在骑兵中趁乱逃跑。陡沟庄战斗胜利结束的消息传到东白山,据点伪军当夜弃圩逃窜。部队尾随其后追击。至此,边联县中心根据地东白山宣告解放。(朱文龙)

编辑:总编室赵伟
亚游平台 -亚游平台登录登录 -亚游平台官网登录